修复工程破坏古蹟文物‧陈氏书院2董事落髮抗议

2020-06-18

修复工程破坏古蹟文物‧陈氏书院2董事落髮抗议(吉隆坡17日讯)正在进行修复工程的隆雪陈氏书院发生多种古迹文物被破坏,陈氏书院宗亲会调查主任陈楷枢及董事兼修复工程现场代表陈百川週一以剃光头来表达不满修复工程委员会办事不力。非议未追究文物遭破坏陈楷枢举出,雪陈氏书院拥有117年历史,在修复工程中,发生承包商毁坏6幅灰雕艺术品、丢弃有历史价值的瓦片,甚至将两车文物连同垃圾载走丢弃,包括一幅拥有30年历史的百寿图。两人为了表达不满陈氏书院修复工程出现7大弊端,于是在週一来到陈氏书院,当场剃光头髮,以“落髮明志”方式来表达他俩对职责报告书负起责任。他们非议工程委员会不曾追问文物被破坏的问题,因此宣布不会参与新届董事选举提名,并促请新一届理事能及时挽救书院文物。陈楷枢说,以隆雪陈氏书院宗亲会会长陈瑞悊为首的修复工程委员会未经周详计划,就匆忙在今年3月拆除书院屋顶,结果发生建筑材料及木材不够,导致工程被迫停工至今,预料第一阶段工程将展延至年尾才能完工。他指身为修复工程委员会执行主席的陈瑞悊,没有根据马六甲青云亭保护古迹的程序来修院,包括没有预先搭棚来保护院内神像。陈楷枢完成陈氏书院修复工程调查报告书后,于今年4月11日提呈给董事部会议,不过会议基于人数不足而流会,而改成修复工程汇报会。他不愿指名道姓,只说在汇报会上,他与陈百川被人指责与秘书长陈文岳为同一派系,并命令他俩不能再听从陈文岳指示,其实书院没有派系之分,有人企图搞分裂。修复工程耗资超过300万令吉,分成3个阶段进行,目前仍进行首阶段修复。会长:2董事落髮属个人行为陈氏书院会长陈瑞悊指出,董事陈楷枢及陈百川落髮明志属个人行为,因此他提呈两人名单竞选董事一职,以示没有排挤两人;至于两人是否愿意接受董事职位则另当别论。陈瑞悊週一返回书院处理事务时,获悉董事陈楷枢及陈百川落髮明志。他随后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陈氏书院设立一个修复原貌建设委员会,为书院进行修复工程。他说,陈氏书院的修复工程分3个阶段进行,首个阶段修复工程以主殿德星堂为主。有疑问可谘询陈氏书院他强调,委员会进行修复工程前,曾到中国广州的陈氏书院,即陈家祠考察,一切以广州陈氏书院“陈家祠”的建筑为标準,尽力恢复原貌。他声称,书院与承包商的首阶段合约经过多次修改,目前承包商已签下合约,书院将再次核实合约内容,确定合约没问题后再签署,而承包商将开始首阶段的修复工程。针对坊间流传陈氏书院重建的说法,陈瑞悊视之为不负责任的言论,他希望若任何一方对陈氏书院原貌修复工程有疑问或意见,可谘询该书院。他进一步解释,陈氏书院是一座古董,他没能力重建陈氏书院。“这些都是不负责任的言论,或是对方对事项一知半解。”适逢週一是陈氏书院理事会提名截止日,陈瑞悊出示名单证明提名陈楷枢及陈百川续任董事。“我会提呈共28名董事名单,若无其他提名,名单上的董事都会当选,之后才複选;而他俩的名字都在名单上,我们没有排挤任何人。”陈氏书院将在本月23日召开会员大会。会长:不修复或腐蚀坍塌陈瑞悊逐一回应原貌修复工程破坏陈氏书院建筑文化古蹟的说法,他强调,建筑物外的一瓦一片,经过多年来风吹雨打侵蚀,以致寿命缩短。他指出,书院内的百寿图原是80年代获赠的礼物,与此次修复工程无关;至于书院屋脊上的灰雕,承包商声称只有拆下灰雕才可检查书院屋脊的瓦片及骨架,而这些灰雕也是90年代装置。针对书院屋脊的瓦片,陈瑞悊声称,瓦片一般的寿命仅有30年左右,若不替换瓦片,恐怕会导致漏水。他指出,若书院再不进行修复工程,书院的横樑、柱子及骨架只能再耐10年,否则一旦受腐蚀坍塌,届时恐怕更无法保护书院的文物古蹟。他强调,书院董事与承包商曾召开会议讨论上述要点及首阶段修复工程内容;而当时董事会未接纳陈楷枢的报告。首阶段工程约70万元陈瑞悊披露,承包商在首个阶段的修复工程中,将替换主殿内的横樑骨架、圆柱等工程,工程及材料费用约70万令吉。他指出,书院已寻获主殿内其中一根本地高品质松木圆柱,而另一根圆柱则以中国杉木替代。他声称,一旦书院签下合约后,承包商可随时动工,工程耗时5个月,预料首个阶段于今年尾竣工。他说,若与承包商合作没问题,书院届时才与承包商继续第二及第三阶段的工程合约。“修复原貌工程调查报告”揭7问题1.事前图测检定未做好完整的专业评估报告未出炉;没有经过评估古迹会议,就仓促拆毁屋顶;工程程序颠倒,评估书未出炉就先签署估价合约书。2.没有完整的修复工程进度计划会长于签署的工程合约协议,没有阐明工程进度,由于50万令吉的修复工作涉及屋顶横樑、屋顶水泥脊、木大圆柱子及屋顶金字形湾脊,关係到德星堂的多个古迹文物,没有工作进度表会影响监督及保护文物工作。3.现场代表虚有其表,无实际权力执行监督任务工程现场代表陈百川曾五度汇报修复工程对德星堂古迹造成破坏,要求停工及处理文物古迹,但是会长没及时处理,承包商也不听从指示,导致德星堂双龙骨及独特卷顶被拆除,大部份文物瓦片被丢弃。4.现场代表被阻碍挽救,委员会没有及时抢救古迹文物6幅灰雕艺术品被打钻机摧毁,承包商声称已拍照,可叫中国工匠重新塑造;承包商私自将两车文物连同垃圾载走丢弃,包括30年历史的百寿图、有的文物被民众取走。5.动工仪式庄严,但开工草率动工当时,承包商没有知会委员会,让外劳随意移动祖先龛位。6.不规则性工程合同修复同意书只是阐明维修种类及材料价格,没有提及施工进程详细情况,例如修复绘图检定、古迹维护工作及损坏古迹处理方案等,同时也没有估算施工及完工日期,不符合修复古迹的原则。7.承包商反客为主陈百川身为董事兼现场代表,不能监督工程,承包商也不理会他的指示,去切割灰雕古迹,反而直接拆毁。‧2013.06.18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