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墓的蓝衣女子

2020-06-18

修墓的蓝衣女子

他沿着小路爬到半山腰,停住脚步喘口气。山脚的一排排坟墓为白雾笼罩住,远远望去雾里的墓碑像无声无息列队前进的兵士,有时躲藏入雾中有时又突然出现。他知道这是雾气流动的关係,却不能不讶异整个墓园仿彿活了过来,墓地似乎一上一下在深呼吸,同时墓碑化为兵士此起彼伏做最后的冲刺。他从来没有过这种诡异的感觉。

「文先生,这墓园不错吧?」陪文种来的劳伦斯主任谄笑道:「虽然距离蒙罕城并不很远,可是独当一面不会被城里的建筑物阻挡了视野。实在说,呼回世界再找不到更好风水的地方。」

墓园管理委员会的劳伦斯主任是位矮胖﹑肤色苍白﹑总是带着谄媚笑容的地球人,伸出右手递给文种一根香烟说:「大清早就从索伦城赶来墓园,你一定累坏了。要不要抽根烟提神?」

「谢谢,我不抽烟。」文种摆手道:「葬在这里的都是别的星球来的人?」

「不能说都是别的星球来的人,」劳伦斯主任把香烟送入自己嘴里,用打火机点燃,吸了口烟才说:「差不多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原来就葬在这里的本地人。你知道,有这种专供别的星球来的人迁葬的墓园,也不过是近二三十年的事,从前根本没有。你从哪里听说的?还是看到我们的天视广告?」

「都有。」文种说:「家父的遗言,在宇宙找一块乾净土。所以找到这里来。」

劳伦斯主任呵呵笑了:「在宇宙找一块乾净土,不容易啊﹗不过文先生你的确很有眼光,第一会找到呼回世界,第二会找到蒙罕城,第三会找到这墓园。请,我们到山顶亭子看看。墓园工程组的组长在那里等我们。」

他们继续沿着小路往上爬,不久就看到红色尖顶的小亭。文种注意到路旁窜出几朵淡黄色的单薄小花,在山风中颤抖。劳伦斯主任加快脚步走到前面,果然有位蓝衣女子在亭子里等候他们。劳伦斯主任一面喘气一面介绍说:「这是工程组的蕾娜组长。蕾娜,这位是远道从索伦城来的文先生。文先生,你一旦决定把爸爸搬来这里,就可以和蕾娜谈细节。」

蕾娜上下打量他,没说话。她是位神情郁郁的瘦削女子。文种感觉她的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心头一震,说:「我还没决定是否把家父迁到这墓园,今天先来看看。」

「当然当然。」劳伦斯主任说:「文先生有什幺问题,儘管问我和蕾娜。费用的问题,我可以回答。工程的问题,蕾娜可以回答。」

「费用不是问题。」文种说:「工程应该也不是大问题,请给我各种式样的设计作为参考。」

蕾娜仍然不说话,继续打量他,让文种觉得浑身不自在。然后她拿出一个小盒子,盖子一打开内部就大放光采,投射出各种坟墓不断旋转的立体外观和墓碑设计。劳伦斯主任说:「要混合几种式样也可以,价钱都很合理。文先生是做大事业的人,一定不会计较这些。」

「为什幺?」蕾娜突然问:「为什幺你要把你父亲从地球搬来呼回世界?」

劳伦斯主任吓了一跳,陪笑说:「蕾娜,人家文先生要迁葬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不必过问。」

「为什幺?」蕾娜再问一次:「为什幺你要来蒙罕城寻找墓园?」

文种说:「问的好。家父的遗言,在宇宙找一块乾净土。」

「为什幺?为什幺呼回世界才是宇宙的乾净土?」

文种觉得蕾娜故意挑衅,不再回答。从墓园下山回到蒙罕城的路上,劳伦斯主任一再道歉说:「对不起,蕾娜今天不知道怎幺搞的闹情绪,她不该问这种问题,希望文先生不要生气。这样好了,今晚你在旅馆好好休息,明天再安排文先生去仔细看墓园,寻找一块最合适的墓地。」

文种并没有对劳伦斯主任说,其实他对墓园完全没有兴趣。他想起蕾娜的眼神,或许她猜到了什幺?或许她知道自己为什幺来的?

「一位独身女子在荒山负责修墓工程,无论如何很不寻常。或许问为什幺的应该是我。」

「你误会了。」劳伦斯主任连忙说:「蕾娜不是独身女子,她有一位五岁的女儿。负责修墓工程的本来是她的先生,很不幸前年意外事故死了。她也是不得已。」

文种明白自己不该再问什幺,好在劳伦斯主任也无意再谈蕾娜,他们避开这话题。劳伦斯主任说要陪文种在旅馆的餐厅用晚餐,文种连忙说不用,劳伦斯主任也就乘机告辞。这旅馆餐厅虽然布置老式,内部还算乾净,里面却没有什幺客人,侍者也不来招呼他。其实文种并不很饿,一个人坐在餐厅里面东看看西看看,却看到蕾娜走进来。

这次他睁大眼睛。蕾娜并不如初看一眼时那幺瘦削,其实她的身材很好,一头长髮,换了一袭米色长裙尤其迷人。他站起身来为她拉开椅子,她毫不犹豫坐下来。

「刚才我们还没有谈完。」蕾娜劈头就说。

文种不甘示弱点点头:「我也觉得我们还没有谈完。」

「你为什幺来这里?」蕾娜说:「我知道你不是来买坟地的。你不像走遍宇宙追逐风水的那种人,为什幺要把你父亲搬到呼回世界来?」

「也许是为了摆脱我父亲。不是啦,」文种知道躲避不掉,老实说:「我来找妳父亲。」

蕾娜说:「你知道他是谁?」

「他就是蒙罕城的创建者高意博士。」

「你既然知道他是谁,当然该知道高意博士早已过世。」

「是的。」文种说:「所以其实我是来找妳的。到这里来看坟地,目的就是为了拜访妳。」

「为什幺?」

「为了解决一个谜团。」文种说:「实不相瞒,我是历史学家,研究高意博士很多年,写过他的传记。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幺创建蒙罕城,一个完全属于坏人的城市。」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或者说,我不想知道。」蕾娜说,语气和缓许多。「许多年来母亲和我都住在索伦城。父亲比母亲年纪大很多,一个人住在乡下,不用说他们的感情并不好。一直到他晚年得了失忆症,我为了照顾他才搬来这里和他住,但是没有多久他就过世。那时他已经什幺事情都不清楚了。」

「但是高意博士走后妳并没有离开,妳的先生走后妳仍然没有离开,反而接手修墓工程,为什幺?」

「我不必告诉你,你也不会懂。」蕾娜说:「你说你是历史学家,写过我父亲的传记。关于他你究竟知道些什幺?」

太多了,文种想说,真太多了。但是从何说起呢?

「进化论。妳父亲是进化论的权威。」文种说:「他是生物学家,后来却专心研究进化论。这也是我对他最感兴趣的部分。一位科学家为什幺创建这个完全属于坏人的城市?什幺促使他特别关注坏人?」

「为什幺不?科学家常常失误製造出怪人,做错实验也可以把自己变成坏人。」

「这些科学家比不上你父亲,替他擦鞋都不配﹗」文种越说越激动:「高意博士的目标更远大,才会创建坏人城。但究竟为了什幺?让坏人有个地方安身立命?给坏人一个精神上的祖国?不,我不相信这是他的目标。他一定有个更崇高的理想。」

「你把他想得太伟大了。」蕾娜说:「他也是凡人,很自私,对我母亲非常坏,忘了他的成就都靠母亲无私的牺牲﹗他永远想做更惊天动地的实验,却不顾实验的现实后果。」她站起来,对文种说:「你被他骗了,你们都被他骗了,包括劳伦斯这个大傻瓜。」

果然他猜想的不错,劳伦斯主任是高意博士的忠心老部下。那幺这个墓园⋯⋯文种来不及再问什幺,蕾娜已经走出餐厅。

整个晚上文种都辗转反侧,偶然做些片段零碎的梦都免不了和蕾娜的忧郁眼神有关。她为何那幺不快乐?他几次从梦中强迫自己醒来,对着黑暗说:「我能够使她快乐吗?我有何德何能,能够使她快乐?」

快天亮了,文种终于昏昏睡去,却被劳伦斯主任的电话吵醒。这次劳伦斯主任总算坐在餐厅陪他。文种一面用餐,一面盘算怎幺对劳伦斯主任说明,没有料到对方倒先开口:「文先生,蕾娜都对我说了。你对坟地没有兴趣,不必勉强。但是我可以带你去看些别的你真正想看的东西。」

文种吃了一惊,劳伦斯主任知道他真正想看什幺?他们离开旅馆上了出租车,车子仍然往墓园的方向走。

「我们还是去墓园?」

「不是你想像的墓园,是你想像不到的墓园。」劳伦斯主任说:「高意博士晚年专心研究进化论,不可能不做实验。你知道是什幺样的实验吗?」

「昨天蕾娜也提到过,我猜和蒙罕城有关,但是不了解究竟是什幺。」

「你知道,过去地球不少科学家都曾经想做有关进化论的实验。最有名的包括二十世纪的人类学家古德尔。她从英国前往非洲,孤身和猩猩住在一起许多年,每天写工作日记,以为可以感化猩猩,不料后来发现猩猩竟会用残酷的手段杀害对方,甚至观察到母猩猩杀死别的母猩猩的幼儿,因此感到非常失望。

「但是也有人类科学家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们发现把凶残的猩猩放在一起,会逐渐发展出一种恐怖平衡。次凶残的猩猩竟然联合起来,杀死或放逐最凶残的猩猩。这倒像人类社会对最凶残的坏人执行死刑一样。

「高意博士根据从前地球科学家的实验和观察,发展出他的假说:如果把坏人都放在一起,从这纯粹的恶可以发展出局部的善。这就是高意博士创建蒙罕城的原意。」

文种不禁鼓掌说:「太棒了﹗所以蒙罕城根本是个伟大的实验。如果这实验成功,高意博士的假说证明是对的,从纯粹的恶可以发展出局部的善,善恶就不再是对立的两个极端。」

「这实验已经进行了二十二年。虽然高意博士已经走了,但是感觉里每天他仍然和我们一起在墓园里工作。」

「所以墓园就是高意博士的最后基地。」文种说:「恐怕也是他的实验经费的主要来源?」

「没有错,但是还不止这样。你想,宇宙无数星球,哪里不可以葬身,为什幺一定要葬在这里?一定有个更高的期望。所以我要带你来参观墓园近年开发的新区。」

劳伦斯主任指着车窗外一排排整齐的墓碑说:「看到了吧?他们都是近十年来从宇宙各个星球各个角落迁葬来的科学家,到这里来等待复活。当然他们的肉身不一定能真正复活,但是至少在精神上复活,也就是说有机会接近高意博士的实验成果。」

一切都明白了。难怪墓碑像兵士一样,往生的科学家都在等待最后的战斗,期望高意博士带领他们迎接胜利。一切都明白了﹗

「我跟随高意博士一辈子,他走后我仍然继续宣传他的理想﹑鼓励全宇宙的科学家迁葬到墓园,希望有一天能完成他的遗志。蕾娜笑我傻,但是我相信高意博士,这将是人类最崇高理想的实现。咦,是谁在那里?司机,停车停车﹗」

文种连忙跟随劳伦斯主任下车,刚好瞥见有人抱着什幺东西在墓地快跑。

「小李回来了。蕾娜的先生回来了。」劳伦斯主任显得很激动。「糟糕,真糟糕。」

「蕾娜的先生不是发生意外死亡了吗?」文种说:「哦,我明白了。小李并没有死,只是你们不想让外人知道。」

「想杀小李的人太多了。」劳伦斯主任说:「这人真无耻,自己躲起来就罢了,还时常回来威胁蕾娜,不给他钱就要把孩子带走。」

他们接近那人。小李是个满脸鬍鬚的精壮汉子,他抱着孩子转弯逃跑,却被一辆工程车拦住。蕾娜从工程车跳下来,小李便把孩子交给蕾娜。蕾娜一面安慰被吓哭的孩子,一面递给小李一个信封。小李笑笑收起信封,劳伦斯主任忍不住骂道:「你这人还有良心吗?墓园所有的收入还不够你一个人挥霍﹗」

小李冷笑道:「劳伦斯,你当这里是什幺地方?这是蒙罕城,是坏人当家做主的地方。」

「就因为坏人当家做主,你更不该如此﹗」劳伦斯主任喊道:「你忘了高意博士的遗训,不可干扰实验对象?你真是猪狗不如。」

他说着拔出手枪,却被眼尖的文种夺下。蕾娜说:「让他走。」

文种手里有枪,觉得自己有责任护送小李离开。他俩走得稍远,小李叹口气说:「这劳伦斯才真是猪狗不如。墓园一半以上的收入都被他中饱私囊,蕾娜还当他是好人。口口声声高意博士,他哪里是忠心?有利可图啊。你又是谁?」

「我从地球来,为家父买墓地。」

「这墓地倒是好生意。」小李笑道:「我岳父一辈子不懂得做生意,临老投资墓园倒给他投资对了。可惜他也无福享用,本来可以留给蕾娜,现在却快给劳伦斯败光了。」

文种想到蕾娜的眼神,突然明白像谁。他母亲的眼神同样忧郁不快乐,是了,就是母亲的眼神,早先怎幺没有想到呢?正在此时,他感到腹部一阵巨大疼痛。

「想什幺心事,这样专心啊?」小李在他的耳边说:「下次要记得,拿枪押解犯人时千万不能想心事,否则刀子就会插入肚肠。可惜你已经没有下次了,这把枪你用不着也交给我吧,谢谢。」

文种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目送小李扬长而去。但他又看到三名壮汉突然出现,其中两人动作迅速把小李捉住按倒在地上,第三人唸了一段话,文种远远听不清楚,似乎说奉蒙罕城之名除害,然后对小李的脑袋开了一枪。

文种用尽全身力气坐起来,顾不得疼痛忍不住笑了。高意博士的假说完全正确,他竟是实验成功的目击证人。

►►本文原载2019年6月号《文讯》,马上前往试读

►►张系国作品全系列

张系国

台大电机系毕业,留美专攻电脑科学,获柏克莱加州大学博士,现任匹兹堡大学教授,并创办了知识系统学院。张系国的文学作品兼採科幻、寓言和写实手法,亦极重视时代的脉动。其烩炙人口的代表作《棋王》,已翻成英文、德文等,并曾搬上银幕、改编成音乐舞台剧、电视剧等。另着有《地》、《昨日之怒》、《游子魂组曲》、《星云组曲》、《沙猪传奇》、《男人的手帕》、《城三部曲》、《金色的世界》、《魔鬼的十亿个名字》等四十一种。

张系国的科幻网站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